《浅析白先勇《游园惊梦》》精选 分享到:

浅析白先勇《游园惊梦》

发布时间:2016-12-20所属栏目:读后感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残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
  
  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
  
  烟波画船
  
  锦屏忒看的这韶光贱
  
  则为你如花似眷
  
  似水流年
  
  是答儿闲寻遍
  
  在幽闺自怜
  
  ——《牡丹亭》之《惊梦》
  
  世事无常,浮生若梦。不论是荣华富贵,是钱夫人的盛名,还是如花韶华,只是梦过一场罢了。往事就像断壁残垣,再也不堪回首。蓝田玉是一个比杜丽娘还要凄凉的人,她无力抗争什么,她的爱情,她的青春,都成了钱将军的陪葬品。
  
  白先勇给她取名为蓝田玉,正是借用了李商隐的一句诗句:“蓝田日暖玉生烟。”在小说中的所有人物中,她是最名贵的蓝田玉,可是再好的玉,也不能永葆华美的光泽,钱夫人经不住时间与世事的折腾,最终变成了一块黯然失色的蓝田美玉。
  
  这篇小说的故事其实很简单:窦夫人在府上宴客,邀请了当年的姐妹及众昆曲名家,其中就包括了钱夫人在内。钱夫人蓝田玉在台湾窦公馆的所见所闻勾勒出她的不少往事,特别是再次听到游园惊梦,她触景生情,那些不堪的过去全都被唤醒。当年钱将军正是听了蓝田玉的《游园惊梦》,倾其才华,才聘其为妻,后来在南京一次清唱聚会,钱夫人在演唱游园惊梦时,发现情人郑惠清与她的亲妹子月月红有染,一阵激怒,遂失去嗓音。在窦公馆,钱夫人听着“惊梦”的一段,心痛神驰,恍惚想起自己当年与郑惠清幽会的场景,这时,她的嗓子又哑了,再也唱不了了。最后,宴会结束,曲终人散,只有钱夫人还留在原地,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人们都说窦夫人是钱夫人的影子。游园惊梦,游的是众人,惊的是钱夫人,梦的是窦夫人。“是亲妹妹才会专拣自己的姊妹往脚下踹”这句话是钱夫人对窦夫人说的,婚前钱夫人的情人被月月红硬抢了去,钱夫人委身钱鹏志将军,她在南京有多繁华,在台北就有多凄凉,“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自钱将军逝世,钱夫人的日子就愈加惨淡,不似从前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而此时的窦夫人是多年媳妇熬成婆,终于从偏房熬到主上,掌管了窦公馆,确不知自己的亲妹妹已和情郎程志刚私混在一起。窦夫人与钱夫人的经历如此相识,以至于很多人都预料到,钱夫人的结局,或许就是窦夫人以后的下场。两人独处,难免有无限慨叹,当窦夫人问她:“你这么久没来,可发觉台北变了些没有?”钱夫人沉吟了半晌,侧过头来答道:“变多喽。”她又轻轻地加了一句:“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了──起了好多新的高楼大厦。”其实何止!钱夫人道破了台北的繁华景致,未曾道破的,是佳期如梦,是物转星移,是人事沧桑,世事无常,这一点,她是心知肚明的,只是开不了口。
  
  游园惊梦,其实惊醒的何止是梦,还有别的部分,苏醒的也许不仅仅是生命,还有现实。这便是人生吧!当钱夫人从梦中惊醒时,她才发觉自己已经一无所有,甚至跟不上时代的步伐,而曾经拥有的荣华富贵,无非是梦一样的东西。
  
  白先勇的这篇小说《游园惊梦》采用的是意识流写法,它不但继承、开拓了中国古典文学传统技巧,而且吸收、融入了西方现代派文学的表现方法。中西文学精华的融入贯通形成了这篇小说独特的艺术基调和文化结构。因此他的小说突破了传统小说谋篇布局的窠臼,显得新颖、别树一帜。同时,他还在小说中描写了新旧交替时代人物的生活,潜藏着他对人生、命运的看法。
  
  白先勇认为:“对话可以说是小说中的灵魂,对话的功能很多,它是表现人物最好的方法,也能帮助推展故事的发展。对话对于小说整个结构非常重要,也可以说,小说成功的第一要件是对话。”因此,在《游园惊梦》中,白先勇十分重视把握人物之间的对话,力求刻画细致,这对塑造人物性格起了有力的辅助的作用,并营造了读者“闻其声而知其人,其心”的审美效果。
  
  《游园惊梦》中对十三天辣椒蒋碧月的对话描写就十分突出。白先勇对她的话加上夸张的动作描写,从而使人物形象更加鲜明,有血有肉。
  
  在相隔十多年后,在窦公馆初见钱夫人的时候,蒋碧月是“踏着碎步迎上来,一把便将钱夫人的手臂勾了过去,笑得全身乱颤说道‘好哇,今晚可真把名角抬了出来了!’”。她还对几位男女票友介绍说:“你们见识见识吧,这位钱夫人才是真正的梅兰芳呢!”可见她这个步入中年的女人丝毫没有收敛以前的放荡,举止轻浮。而钱夫人则忙说:“不要胡说,给这几位内行听了笑话。”这显示出钱夫人为人谦逊、识礼。
  
  当钱夫人与程参谋在聊天时,蒋碧月抓了一把瓜子,“跷着腿嗑着瓜子笑道:‘钱夫人可是戏里的通天教主’”叫程参谋不要班门弄斧。接着她又说:“她(张爱云)在台湾教教戏也就罢了,偏偏又要去唱‘洛神’,扮起宓妃来也不像呀!”,“半出戏还没唱完,她嗓子先就哑掉了。”在这几句话中可以看出她举止不雅,穿着旗袍,却还跷着腿,也许正是包含着勾引程参谋的意味,同时她对张的评价可真是尖刻,张在她眼里几乎是被贬得一文不值。其实再怎么说,张这个人一提起就有人认识,证明了她还是有艺术功底的,并非徒有虚名。
  
  在钱夫人嗓子哑了说她不能唱了,蒋碧月是“一把捉住了钱夫人的双手,”说道:“那可不行,你这位名角今晚无论如何是逃不掉的。”在钱夫人嗓子不适的情况下,她仍然是不依不饶,勉强钱夫人唱戏,一点也不给她下台阶,这也显示出她个性唐突、自私、不体谅人。
  
  生动的人物对话将各自的外貌、性格、思想毕现无遗。因此,在这几组对话中,整体上勾画出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蒋碧月是一个卖弄风骚、说话刻薄、举止轻浮、个性唐突的人。
  
  另外,白先勇在小说《游园惊梦》中有意识地采用了叙事学方法及互文性思路。小说在外视角叙述中加入局部人物的内视角,并把两种叙述视角相互结合、穿插,进而通过内视角的回顾性叙事,自然转入意识流中的诗意表达。与此同时,中国文学的丰厚传统给予作品互文性以极大便利,并营造了“人在戏中,戏在戏中”等多方面的艺术效果。由此,又构成了梦醒时分的宽阔的阐释空间。
  
  在《游园惊梦》中,我们还发现,由于人在戏中和戏在戏中,由于互文网络中所引的《牡丹亭》那段“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的意蕴在互文性中反复被强化,所以,所谓的意蕴已经不独属于汤显祖笔下的《牡丹亭》,或者昆曲的《游园惊梦》,或者白先勇的小说《游园惊梦》,而具有了形而上的性质。具体地说,相当于康德哲学中的“物自体”的恒久不变独立存在的意味,更衬托出人生变换不居的永恒悲剧命运。无论人是否意识到物的存在,物总是自得地存在着,而物自存在的恒久性,衬托出人世的变迁,或荣华富贵,或凋零落魄。其实,就是在《牡丹亭》中杜丽娘在游园时已经发现,姹紫嫣红开遍,原是应该让人去欣赏的,可没有人欣赏,都白白地给与了断井颓垣。最后一句“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似乎有具体所指的,即批判封建礼教束缚了年轻人对青春和自然的热爱,忽视大自然的美好。后来,不断地在其他文学文本中出现,这个意思其实是得到了强化,或者说逐步地被抽象了。而在白先勇的小说《游园惊梦》里因为“戏中戏”的营构,失落、批判等意义已经不具体有所指,抽象程度进一步提高。大自然的美好生发出独立存在的永恒意味,与之对应,人则是短暂的.所以“姹紫嫣红开遍”也好,“良辰美景”也好,“赏心乐事”也好,作为客观的存在,都不固定地属于哪个地点,哪个时间,哪个人家,是永远的“物自体”,以此映照出人世的变迁和短暂。昨天得势的是钱夫人,今天宴宾客摆排场的则是窦夫人,那么明天呢?明天赏心乐事落在谁家呢?在大自然的美好,以及“赏心乐事”恒久地独立存在的衬托下,人生的悲凉意味生发出来。确实,这段唱词被文学创作使用次数越多,“物自体”的恒久所衬托出的人世变迁、短暂以及悲凉意味的形而上特性就越突出。白先勇是人类灵魂的探险者和人生哲学的发现者,他在形而上的探索中加进了自己的理解。
本文标题:浅析白先勇《游园惊梦》
本文地址:http://www.52article.com/duhougan/9216.html

浅析白先勇《游园惊梦》》 来源网络转载或网友投稿,旨在提供网民阅读参考,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若侵犯您的相关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删除处理。联系方式:2627002861@qq.com
励志名言 | 名人名言 | 人生格言 | 经典语录 | 励志文章 | 励志故事 | 人生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