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贵与安娜经典台词》精选 分享到:

王贵与安娜经典台词

发布时间:2016-07-31所属栏目:经典台词
  

 《王贵与安娜》又名《我的金婚时代》,由滕华涛、林研执导,海清、林永健主演。该剧改编自作家六六的同名小说,描了一对在中国社会最为平凡的夫妻安娜与王贵的一系列平凡的日常琐事。出生于上海一个优越家庭的安娜,在阴差阳错之下和来自农村的王贵走到了一起。两人在爱的包围和家庭的责任的约束下,挺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彼此相牵的手随着流逝的岁月越牵越紧。转眼间,《王贵与安娜》已经上映6周年了。可是它好像从来没有从人们的视线里淡出过,只要是有关家庭温馨情感剧的盘点,该部影片必名列其中,这就是经典,它经得住时间的打磨!这就是王贵与安娜经典台词的魅力。

 
  王贵与安娜经典爱情台词
 
  1.女人的皱纹是笑纹,笑的越多,纹路才会越深。你呢,笑得太少了,所以还不够深,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争取把自己早点变成老太太。”
 
  2.你知道,我们人老了以后,眼睛为什么要花掉吗?那是为了要让这个世界,越来越模糊,越来越印象派,越来越美,人这一辈子,其实都是在清楚和模糊当中度过的。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的眼睛看的清楚,但是我们的心是模糊的,年纪老了,我们的眼睛模糊了,可是我们的心是清楚的。总之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追求一种平衡的美。
 
  3.你要把每天的生活,都安排得像蜜月旅行一样,事事处处呢,以你的太太为中心,这样当你面对大困难的时候,你比方说,你需要大笔的资金周转;你失业了,需要你老婆支持你;你的父母需要人照顾,她绝对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你想啊,那平日里全都你表现了,那这十年八年才轮到她表现一回,你说她能不尽其所能吗。但是,如果平日里,你没有对她鞍前马后的呵护,她十年八年才得一次报复的机会,你想她能放过你吗。所以,男人不要老是抱怨老婆不懂事啊,在家河东狮吼啊,对自己的父母不孝敬啊,等等等等。还有,男人不能老说女人是花瓶,是装饰,是摆设,关键时刻帮不上忙。关键时刻她要是跟你作对,那是因为要对你平日里不拘小节进行反击,是淤积已久的怨气地发泄。平日里你对她不好,关键的时刻,她为什么要对你好呢。”
 
  4. 男女结婚无外乎就有两种:一种是攀高枝,意思就是说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还有一种就是低就,就是七仙女嫁给董永。七仙女嫁董永的幸福指数远远要比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要高得多得多。哪个灰姑娘不想嫁一白马王子,那白马王子身边得多少灰姑娘啊,就算你真嫁给他了,那那些姑娘还惦记着呢,你怎么办。董永就不一样了,董永是个穷小子,他没见过仙女,他连村姑都不敢想,他突然娶一仙女,那他不得宝贝坏了呀。”
 
  5. 你说你们这帮女人,什么时候能放过我们这些可怜的男人哪。就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成天让我们提心吊胆。
 
  错,在你们那儿是小事,在我们这儿绝对是大事。男人嘛,是重大义,而女人拘小节,可生活中,大义少,小节多,所以我们看起来就很难缠。
 
  男人的大义是什么,是指家庭在发生严重危机或冲突时候的决断能力,你比方说,当你的太太,她的父母需要大笔资金周转的时候,而你不会故意的为难她;她失去了亲人,这个时侯你要坚决地站在她的身后;她下岗了,你要主动的承担起全部的家庭的负担,这些就是大义呀。而小节呢,她买了新衣服回来,你夸了她没有啊;她生病了,你是不是问寒问暖了呀;特别是她过生日,送花了吗。大义嘛,十年八年才发生一次,所以在家里你看起来就很平静,而小节,每日的功课,就好像和尚念经,日日有口无心,所以你老婆她在家里看起来,就非常聒噪。这两者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关系,其实关系大得很。男人如果拘了小节,女人就肯定懂大义。
 
  6. 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会有一个美丽的梦想,很多人在中途倒下,惟有执着的人才能成功!通往成功的路上尽是浮尸,你之流是踏着我的尸体而过的!
 
  7.嫁一个你喜欢的人,是劳碌一世;嫁一个喜欢你的人,是享福一辈子。
 
  8.向好的方向努力,同时做最坏的打算;做到经济和精神上的独立,不依赖别人,你就能享受平等自由的爱情。
 
  9.一天一个苹果,疾病远离我。一天一个鸡蛋,疾病远离我。一天一杯芹菜汁,疾病远离我。
 
  10.说谁不好,叫坏蛋;骂人,叫混蛋王八蛋;爸爸说弟弟不听话,叫捣蛋;说人黑,叫黑得像驴屎蛋;说谁不走运,叫倒霉蛋;说人笨,叫笨蛋,傻蛋;考试考不出来,叫吃鸭蛋;吹牛,叫扯蛋;事情办砸了,叫完蛋;看人不顺眼,叫人滚蛋。
 
  王贵与安娜分集经典台词
 
  第二十四集:
 
  (1)刘波:原本就是一些简单的快乐,不要提高难度系数。
 
  (2)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一个理由可以让我活下去,那就是你。
 
  (3)如果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我宁愿选择孤独。
 
  (4)天不生安娜,万古无长夜啊。
 
  (5)刘波:这许多年的日子,我始终如在长夜里穿行,寻找光明。一个人有没有文凭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没有天分,有没有灵性。很多手握文凭的人,心如顽石。很多没有进过学校的人,质如璞玉。你不要总觉得自己欠缺什么,在你的身上有些东西别人永不可得。那张证明,不过是众多蠢材的门面罢了。你,不需要那些装点。
 
  安娜:我不要听你说这个。我不要听一个锦衣玉食的人对一个饥肠辘辘的人说,山珍海味它敌不过一碗珍珠翡翠白玉羹。你所有的和我所有的,现在无法相提并论。
 
  刘波:我的就是你的,这没有什么区别。……这些年,www.52article.com 我始终是带着两个人的梦想在前行,一分钟偶不敢懈怠。
 
  (6)旁白:单身与非单身的区别是,周日的时候你是否觉得太闲。
 
  (7)安娜妈妈:人最要不得的想法就是活在戏里,你可以去看戏,也可以为台上戏里的情节掉泪,但你千万不能自己上台演戏呀,安娜!那些好看的戏,都是经过反复排练的,要真去演就觉得没劲了。
 
  (8)旁白:安娜觉得自己有点儿神经。一切都是过眼烟云,自己已经过了幻想爱情的年纪。尽管,看到刘波略带忧郁的侧面和专著的凝视,还是让安娜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想摸一摸他脸颊的冲动。那种亲昵与喜欢,多年前就深埋在心底了。安娜把王贵当成丈夫。丈夫,好像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称呼,应该算是孩子的爸爸吧,或者说是生活互助组的成员,有困难合力解决,有矛盾互相协商,在一起就是为了生活,相互有个伴儿,却没有爱恋,没有那种让你有发自内心期待被他揽入怀抱的感觉。安娜从没有主动亲吻王贵的冲动,最狎昵的举动也不过是顺手在王贵的脑门上拍上一拍。而刘波,安娜如果不用意念与定力去控制,也许早已瘫软在他温柔的怀中。就如两块相吸的磁铁,自然相拥。安娜最近常有罪恶感,在王贵的面前也很温柔,怕自己的小秘密被参透。已经有好几个夜晚,王贵在身边发出平和的鼾声,而他在梦中与刘波手牵着手。安娜的想象力只能延伸到手牵手,再往后,她就会梦见自己是一位母亲,两个孩子在前面走。婚姻其实就是枷锁,情愿也好,不情愿也好,一旦套上,就会因为已有的承诺而主动缴械,放弃自由。甚至连梦境这样一块最后的私密地带,也被无形的篱笆监控。
 
  第二十五集:
 
  (1)刘波:好人,不等于好的爱人。
 
  (2)安娜:我都四十多岁了,还奢谈什么爱情。从生理上到心理上,爱情已经离我远去了。
 
  算了,好好过日子吧!又不是看电影,还想改变剧情啊!
 
  刘波:爱情,在什么时候谈都不会太迟。如果自己都不想争取,电影还能有什么剧情呢?
 
  (3)安娜:有爱人的地方,就有你的家。
 
  (4)杨老师:一个城市不论它多大,多繁华,多么充满了诱惑,如果这里没有你的所爱,它
 
  栓不住你的心。
 
  (5)杨老师:爱一瞬间,却要用一生去演绎,这才叫爱情。
 
  (6)杨老师:爱是不管不顾。想想安娜.卡列尼娜,想想她,你就知道什么是爱了。所谓的
 
  爱情,就是被撞得粉身碎骨也不妥协。
 
  (7)刘波:安娜,我爱你,我爱你。我知道这很土,也许你听过很多遍,可是我,从来都没说过。安娜,我欠你二十年的时间,我会用以后所有的日子来补偿,可是没有你,我很孤单。我一直都想忘记你,可从来我也没有做到过。你知道,一个人用二十年的时间想念另外一个人的滋味吗?安娜,我希望你能跟我走。
 
  (8)旁白:安娜的脸极其安详,嘴角挂着浅浅的笑,眼眶里,荧光闪动,胸膛里却是一种钻心的痛,生离死别的痛。一边是她一生梦想的爱情,一边是她如呼吸般缠绕不息的家庭。一边是未来美好的光环,一边是现实的平淡,安娜非常想将自己的头靠在沃伦斯基的怀中,但她坚持不去。她不能让这一拥毁坏她下了一万次决心才做的决定。
 
  安娜: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能。人生就像一条河,只能奔走向前,不能回头。一个人不可能同时踏进同一条河流,也不可能拥有所有的幸福。既已逝去,就让它随风吧
 
  (9)安娜:刘波你还记得,我曾经问过你一个问题什么叫历史吗?
 
  刘波:历史就是那些被人记住的人和事。
 
  安娜:对,被人记住的人和事。你就是其中一个,我已经把你收好了,在这儿(心)的一个角落里。我希望在我老的时候,能够一个人悄悄的打开它,看一看。
 
  刘波:仅此?
 
  安娜:仅此。我认识你的时候,我十六岁,你十七岁,我结婚的时候,我二十六岁,你二十七岁。结婚的前一晚上,我肝肠寸断,想着和你认识的十年,就这样从我生命中消失了,我的生命少了十年。很快我有了老大,有了老二,调动了几次岗位,送孩子爷爷终老,这一晃,又是十年。现在你突然来到我的身边,让我把这十几年的记忆全部抹去,让把孩子的成长,丈夫的变老,让我把一起度过的难关通通地抹掉,我做不到。我一直希望,我的人生是一本可以随手翻看的相册,是一部不动的纪录片。在这儿,我能看到我的孩子们,从小宝宝一直到长大成人,等我老了,我也能有一张全家福,中间坐着一对老头老太,那是我跟小王,孩子的爷爷奶奶。边上也像我母亲的全家福一样,高高低低的站满了孙子孙女。刘波,我不能在每次倒带的时候只看到空白。
 
  (10)女人饿着的时候,大脑不听使唤;女人饱着的时候,大脑不想动弹。
 
  (11)旁白:安娜的角色转换很成功,脸一拉,母亲的感觉就回来了。不再是二十年前那个
 
  一无所知的柔弱女孩。
 
  (11)王贵:没结婚的女人是燕子,自由飞翔。结过婚的女人是什么呢?是鸽子,到点就
 
  回。有过孩子的女人是什么呢?是鸭子,后面跟了一大串。
 
  (12)王贵:爱是不需要说的,爱是需要做的。
 
  第二十六集:
 
  (1)王贵:你妈这么说,这是你妈标志性的语言,说明你的妈,我的老伴,还没有被掉包。
 
  (2)安安:这没有爱情的婚姻那是不道德的。
 
  安娜:爱情是什么?爱情那就是激素。道德是什么?道德就是约束。你激素过后就是靠道德来约束。......天下间没有哪一对恋人的感情能逃得过生活的磨练。你再伟大的爱情,你得吃饭吧,你得穿衣服吧,你得生孩子吧,你得干家务吧,这一切的一切不是一句我爱你,就能解决问题的。
 
  (3)安娜:生活里面没有爱是不行的,但光有爱也是远远不能够的。生活的艰难你们怎么知道!你们为什么非要等到撞得头破血流,爱得死去活来你们才肯服生活的软啊。......罗蜜欧和朱丽叶要是结婚了,那就不叫经典爱情了。男英俊女漂亮,那只是二十多岁的事情,以后的事情是要多复杂有多复杂呀!
 
  (4)二多子:青春那么长时间,不就是用来浪费的吗!
 
  (5)安娜:这婚姻第一要素是什么呀?第一要素就是要门当户对。第二是观察上人。
 
  (6)安娜:男女婚姻不外乎两种:一种就是攀高枝儿,攀高枝儿是什么呢,意思就是说这个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还有一种就是低就,就是七仙女嫁了董永叫低就。如果你要我非得选的话我告诉你,这个七仙女嫁董永的幸福指数远远要比这个灰姑娘嫁白马王子的要高得多得多。哪个灰姑娘不想嫁一白马王子,那白马王子身边得多少灰姑娘啊,就算你真嫁给他了,那那些姑娘还惦记着呢,你怎么办?董永就不一样了,董永是个穷小子,他没见过仙女,他连村姑都不敢想,他突然娶一仙女,那他不得宝贝坏了呀。
 
  (7)王贵:国诚啊,你记住了啊!这个女同志,有的时候喜欢捕风捉影没事儿找事儿,只要不是捉奸在床,你就咬死俩字:没有。打死都不能承认,没有。你不承认吧,她顶多瞎琢磨琢磨,瞎闹闹瞎想想。你一承认,这辈子就完了!
 
  第二十七集:
 
  (1)安娜:你真是越老越老奸巨滑呀!
 
  王贵:让你给逼的呀,反战经验。
 
  (2)国诚:你要是跟着广告屁股后面走,那基本上就是毁人不倦了。
 
  (3)国诚:其实吵架就是找一由头,爆发出来。真正那些事儿啊其实都在吵架之前,你埋了N多雷了。借这茬儿一下,哗,弄出来了。但女人就是这样,那么婚姻专家都说了,切忌翻旧账,切忌翻旧账,要就事论事。可我老婆呢,只要一吵架,陈谷子烂芝麻那些事儿,全都给你抖搂出来。什么哪年哪月几点,你去她家没给她妈带什么东西,什么又什么时候,你妈又挤兑她了,最关键的是我自己对这种事情我完全没有印象,我想......
 
  苏惠:不翻旧账,不翻旧账那能叫女人吗?吵架对女人来说,基本上就是个缓解PMS,你不能当真。
 
  国诚:P什么S?什么意思?
 
  苏惠:PMS,经前紧张综合症。亏你还是过来人呢!我们女同志流血流汗,一生得亏空多少啊!你这小同学也就是支个耳朵,陪个笑脸,能把你怎么招啊?
 
  国诚:问题你得这么想啊,你说你这一年吧,你P个一两回,那我也就忍了。你这每月P一回,一P好几天,你说你让我怎么忍!
 
  苏惠:小同学,你得认清形式,你不哄这个,也得哄那个,除非你这辈子你不结婚了。
 
  (4)安娜:生活不就这样吗,你不为这个折腾,你得为别的折腾吧!这不折腾不成人生嘛!
 
  (5)国诚:“爸,我是觉得,这婚姻久了,爱情就变成亲情了。”
 
  王贵:国诚啊,什么是爱情?爱情是激素上升所产生的化学反应。据科学调查,一个人的爱情只能维系三十个月,也就是完成一个从恋爱到婚姻到生儿育女的这么一个过程。一旦这个过程结束,两个人的爱情就转入由孩子联系的亲情上了。
 
  国诚:怎么被你这么一说,我那么肝儿颤呢?就三十个月,爱情?那这夫妻后面这一辈子怎么过呀?
 
  王贵:孩子呀,婚姻的本质是什么?婚姻的本质,就在一个“熬”字。先是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再熬成米粥。人们经常说女人是水做。水能载舟,也能熬粥!男人就是个米呀。我问你,这个粥字怎么写?
 
  国诚:俩弓加一米啊!”
 
  王贵:对了。两个弓加一个米,这说明什么?说明两个驼背的老人,被岁月的米黏糊在一起,这一辈子就熬这一个粥。
 
  国诚:我这一直认为我对婚姻的态度就够消极的了,没想到你比我更消极。
 
  王贵:我这可不是消极呀,我这是积极。这就是我们两个在婚姻本质上的区别。你觉得那是一个熬字,煎熬的熬,熬药的熬,满屋子味儿,非常难闻,但是我觉得这个熬,它是一个煲。
 
  国诚:煲?
 
  王贵:就是广东人爱喝的那个煲汤,就是你在大街上吃的那个煲仔饭的煲。这个汤好喝不好喝,味道鲜美不鲜美,全在一个煲的火候。你看在那儿煲的时候吧,温火在那儿嘟嘟嘟这么炖,打开盖儿呢,里边你也感觉咕嘟咕嘟在冒小泡儿,但是时间久了,这个汤你再尝一尝,满屋飘香啊,比你熬的那个药的味道可是好闻哪。
 
  国诚: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关键是啊,就这个煲汤怎么能够,既不累,它又能够满屋子飘香?
 
  王贵:你得乐观啊!这个锅刚一上到炉灶的时候,你别着急呀!你心里要想,早早晚晚这个汤味道会鲜美的。人这一辈子呀,无忧无虑那不叫幸福。什么是幸福?幸福是比较出来的。比方说你们两口子打了一架,回去以后,喀嚓,俩人又和好了,这就叫幸福啊!不是有那么句话吗,幸福是创造出来的。这人人都盼着上天堂,为什么呢?那是因为天堂平静安宁。你看佛平静吧,佛安宁吧!所以人遇到困难和麻烦了,都喜欢到庙里烧香拜佛,把事情呢都交给佛,供佛吃供佛喝,希望自己老了呢能上天堂,而佛呢,自己本身就在天堂,你知道佛心里怎么说吗?
 
  国诚:怎么说的?
 
  王贵: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呀!人家都盼着入地狱呢!我呀这是给你讲一个道理。一个什么道理呢?就像两口子在一起,每天歌舞升平的不吵不闹的,那不叫幸福。两个人每天在一起吵吵闹闹的,这才是幸福的组成部分呢。不是有这么句话吗?叫磕磕碰碰都是情,恩恩怨怨总是爱。
 
  第二十八集:
 
  (1)王贵:你一日不结婚,或者结婚以后不想要孩子,不想成为一个父亲,那么你的这个家庭作为社会细胞,它是游离的自由基呀。那么就对这个社会的稳定,带来了威胁。而我们这些稳定的细胞,就会排斥你,不会把你当成一个成熟的人士来看待。
 
  (2)王贵:你知道不知道,人这一辈子为什么要找个爱人相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国诚:我是这么认为的啊,它是一个合法的上床渠道。你想啊,否则你多没安全感啊,每天晚上睡在你身边的不是你妻子,今儿换一个,明儿换一个,说不准你晚上上厕所起床突然看见旁边这主儿,这不是昨儿晚上跟你一块儿上床那人,那不得把自己吓一跳啊!
 
  (3)王贵:你说人这一辈子为什么要结婚呢?不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相依为伴的亲人吗?你看啊,父母,兄弟姐妹,迟早有一天会离开你。你要是有一个后代,说白了,有一个血脉的话,你还孤独吗?人图一时爽,那叫痛快,有快也有痛。人图一世爽,那就叫幸福。你说,咱忙了一辈子了,回到家,扮个笑脸哄哄老婆,这有啥不好啊?不哄自己的老婆,哄谁的老婆呀?哄别人的,还麻烦嘞,对不对?我告诉你,你千万不要有负担,觉得哄老婆,这就失去了男子汉的尊严,这是任务。这是对的呀。你看啊,你能把自个儿的老婆哄好了,你啥事儿干不成啊?你也就圆满了呀。你看人家和尚,每天吃斋念佛,是吧,禁欲才能修成正果。你说你这一辈子,吃着大鱼大肉,搂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自己也升华了呀。你说这么简单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4)安娜:光以为你只知道什么菜好吃什么菜便宜呢!
 
  王贵:这叫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这叫啥呀,大智若愚。
 
  安娜:又翘尾巴!忘了那几句话了吧!
 
  王贵:没忘,没忘,绝对没忘。在安娜同志的正确领导之下,在家里所有的同志的热情帮助之下,才有了王贵我今天小小的成绩。
 
  (5)安娜:这婚姻是什么呀?那婚姻啊,就是一门艺术。
 
  (6)安娜:人家对我好那叫情分,你爸对我好那叫本分。
 
  (7)旁白:什么是浪漫?浪漫就是少见,就是稀罕。如果沃伦斯基每天给安娜揉一个橘子,哪天不揉了,安娜才会觉得不习惯。我有时候真的很担心王贵比安娜先去,然后安娜就会跟写回忆录一样每天念叨王贵的好。“就你爸对我好,孩子都是虚的!饭菜上桌了,连我的筷子都不拿!”现在安娜老了,已经这样掉头了。唉!世事无绝对,眼光自不同。“好”这个词,也是要靠比较才得来的。没有我们的不孝如何衬托出王贵的贴心?
 
  (8)王贵:初恋,多老都要保护。
 
  第二十九集:
 
  (1)北宋:等咱们中国强大了,一定要让老外考中文雅思,进考场呢,只允许带乌龟壳和小刀,用甲骨文答题,考听力呢,就叫他们听周杰伦的歌,阅读理解用三个代表,作文题目叫入党申请书,还有啊,口试让他们唱京剧,整死他们。
 
  (2)二多子:为什么我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听你们所有人夸我们幸福呢?我们哪儿幸福?我们的痛苦你们看到了吗?当我们上小学的时候,上大学不要钱;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上小学不要钱;当我们没有工作的时候,工作是分配的;我们现在可以工作了,撞个头破血流才勉强找到一份饿不死的工作;当我们不能挣钱的时候,房子是分配的;我们现在能挣钱了,却发现我们已经买不起了房子了。像我们这么可怜的一代,如果再没有你们领导的扶植,父母的帮衬,那不是很多人都要得忧郁症了!
 
  (3)安安:在这个疯狂的年代里,每个人都有得忧郁症的理由。
 
  (4)二多子:女人一生必说的三句话:唉,我是不是老了;告诉我,你喜欢我什么呀;还有,你不如以前爱我了!
 
  (5)安安: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把最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他。那时候我身材妖娆,皮肤水灵,思想单纯,不求名利,前前后后,十年光阴,却换来了一纸蓝皮书,如果说这人生是一场交易,那我在这场交易中,我已经把老本都亏进去了。
 
  北宋:你们女人啊,可真是太奇怪了。为什么总要把自己放在一个怨妇的位置上自哀自怜呢?……天天叫着男女平等的是女人,到头来轻视自己的还是你们。什么是男女平等?若真正能实现男女平等,你们压根就不叫了。首先呢,是在心理上的弱势,是你们自己作的。我现在,阳光少年,春风灿烂,我跟你好了十年,这十年的光阴结束了,也可能我腆着个肚腩,满脸皱纹,没准我还谢顶呢,那这十年我找谁去呀?所以说时间都是一样的,对谁都是公平的。…… 结婚是因为你喜欢他,你跟他离婚是因为你不爱他了或者他不爱你了,这很公平。大家都有选择的权利嘛。
 
  安安:这很不公平。这个家从结婚以来到现在,一路都是我操持的。他穿的衣服是我熨的,他睡的床单是我晾晒的,他吃的饭是我(二多子插嘴道:是我爹带回来的。)……他管过什么呀,他凭什么一个只懂得索取,不懂得奉献的人,拍拍屁股说走就走,如果在这个家里,一砖一瓦一瓶一画是他添置的,那他要走的时候,就不会如此的绝情。
 
  北宋:怨妇的症结所在,终于让我给找着了。干活要情愿,不情不愿的活就不要干。干活之前你问问自己,是发自内心的吗?如果是,就别摆出一副谁都欠你钱的臭脸。
 
  二多子:干完了还得邀功,还得让人都念你的好,要不然时间长了谁都烦你。你要是不愿意干呢,咱们就不干,不干你总没气了吧,哪怕就是到了分手,你也不至于窝囊吧。……时代在进步,从公元前袄公元后,从五四到新中国解放,你们的思想怎么就一点儿没有进步呢!被压迫阶级就永远不能翻身了吗?我跟你说,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就是你在家干不干活不重要,你在家高不高兴,那才重要。你要是把自己看作家庭的公仆,就别摆一副臭脸给人家看,那样谁也不会爱你。你呀,要是能以后天天都高高兴兴的,把自己打扮得干干净净的,时间安排的紧凑一点,别一回家下班就问老公在哪儿,你要有自己的业余爱好。回家以后呢,汇报点儿新鲜事儿,这小日子过得就乐呵了。你高兴了,全家才能高兴。你圆满了,全家才能圆满。不要为任何人牺牲自己,然后希望别人以相等的回馈。
 
  北宋:其实你要是什么都不干,也许你老公会更幸福,你想啊,你不干活呢,就会愧疚,愧疚呢,你就得好脾气,好脾气呢,你就得面上带笑,上拍公婆马屁,下哄孩子高兴,中间还能柔媚老公,你幻想一下,这是一幅多美好的画面啊。有一点很重要你得记住了,如果灰姑娘不穿着那公主裙,水晶鞋,坐在那南瓜金马车里边,她是没办法迷惑王子的。你想她就是一个厨娘,就算她长得再漂亮,身材再妖娆,她每天套一大汗衫,面带菜色,汗流浃背,是无法引起任何男人爱怜的。
 
  安安:这就是你们这些八十年代后的想法?
 
  北宋:这是所有男人的想法。
 
  二多子:对。
 
  北宋:我要看到的就是一个健康,自信,美丽,妖娆的妻子,每天像花蝴蝶一样在我面前飞来飞去,让我为她痴狂,而不是一个红颜已去,我只有依靠回忆和同情才有勇气跟她生活在一起的女人。多笑笑,少抱怨,你其实长的挺好看的。
 
  (6)国诚:晚上有空吗?你愿意在一个霓虹闪烁的夜晚,陪一个失落的老男人喝杯咖啡吗?
 
  (7)苏惠:遗忘,是男人最大的敌人。
 
  (8)国诚:你说你们这帮女人,什么时候能放过我们这些可怜的男人哪。就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成天让我们提心吊胆。”
 
  苏惠:错,在你们那儿是小事儿,在我们这儿绝对是大事儿。男人嘛,是重大义,而女人拘小节。可生活中,大义少,小节多,所以我们看起来就很难缠。
 
  国诚: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我们男人就该管那些,什么伊拉克战争啊,非洲粮食问题呀,什么奥运圣火传递似的是吧?但是,那你说那,我们都管这些了,那在家里的地位基本就跟联合国一样了,毫不作为呀,剩下那些事,就都归你们管对吗?
 
  苏惠:错,我跟你说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跟你说真的。男人的大义是什么?是指家庭在发生严重危机或冲突时候的决断能力,你比方说,当你的太太,她的父母需要大笔资金周转的时候,而你不会故意的为难她;她失去了亲人,这个时侯你要坚决地站在她的身后;她下岗了,你要主动的承担起全部的家庭的负担,这些就是大义呀。而小节呢?她买了新衣服回来,你夸了她没有啊;她生病了,你是不是问寒问暖了呀;特别是她过生日,送花儿了吗。大义嘛,十年八年才发生一次,所以在家里你看起来就很平静,而小节,每日的功课,就好像和尚念经,日日有口无心,所以你老婆她在家里看起来,就非常聒噪。这两者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关系,其实关系大得很。男人,男人如果拘了小节,女人就肯定懂大义,你明白吗?
 
  国诚:不明白。
 
  苏惠:真费劲!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要把每天的生活,都安排得像蜜月旅行一样,事事处处呢,以你的太太为中心,这样当你面对大困难的时候,你比方说,你需要大笔的资金周转;你失业了,需要你老婆支持你;你的父母需要人照顾,她绝对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你想啊,那平日里全都你表现了,那这十年八年才轮到她表现一回,你说她能不尽其所能吗?!但是,如果平日里,你没有对她鞍前马后的呵护,她十年八年才得一次报复的机会,你想她能放过你吗?所以,男人不要老是抱怨老婆不懂事啊,在家河东狮吼啊,对自己的父母不孝敬啊,等等等等。还有,男人不能老说女人是花瓶,是装饰,是摆设,关键时刻帮不上忙。关键时刻她要是跟你作对,那是因为要对你平日里不拘小节进行反击,是淤积已久的怨气地发泄。平日里你对她不好,关键的时刻,她为什么要对你好呢?
 
  (9)安安:老头,这都当了一辈子顺民了,干吗,到老了想造反哪?
 
  (10)国诚:吵架,这是老年人的打情骂俏。
 
  第三十集:
 
  (1)安娜:这以后啊,是得对你爸好点儿,你们小孩儿哪有老头靠得住啊!
 
  二多子:长期投资,到了晚年终于有收益了,不容易啊!
 
  (2)苏惠:原来,男人所有的坚强和所向披靡都在假想中,难怪啊,难怪会有一个骑士大战风车。我看你呀,不是舍不得她,是舍不得你自己的过去。
 
  (3)国诚:爱一个人,要给她幸福,给她自由,你不能以爱的名义去束缚她。这也是我最近才明白的。所以,我能做的,只能是对她好些,再好些,再再好些,然后,等待她最后的选择。
 
  (4)国诚:我不在乎你漂亮还是难看,高了还是矮了,胖了还是瘦了,我在乎你在还是不在。
 
  (5)北宋:狡诈这种东西跟失信一样,都得在关键时刻使用。一个以狡诈著称的人是不会博得任何人好感的,但是,对于那些以诚信为本的人来说,一次使用那就足够了。
 
  (6)北宋:你呀,首先要朝最好的方向努力,但同时呢,又要做最坏的打算。女人要有随时往返跑的能力,你爱他,却不在经济上和精神上依赖与他,即使有一天他跟你说分手,你也能独活,这才是真正平等自由的爱情了。
 
  第三十一集:
 
  (1)安娜:爱一个人就是要坚持,哪怕在他不爱你的时候,在他犯错的时候,也要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
 
  (2)安娜:婚姻是两个人共同成长的过程。
 
  (3)安娜:什么伤疤到最后,那都是肉身的一部分。
 
  (2)安娜:好好衡量一下,究竟是他背叛你痛,还是你离开他痛,两痛取其轻。
 
  (3)北宋:一个女人,拿着超市里挂的娃娃衫当睡衣,没救了。
 
  (4)安安:上上网,随便点开一个博客看,如果你觉得没意思,就点他的友情链接,这样连着连着,最终会连到一个你认识的人的博客上,然后感叹,这世界真小。
 
  (5)安安:你们这些80后啊,很潇洒的,今天去酒吧,明天去欧洲,不是时尚青年就是文艺小资。就说说你吧,你看看你开的那辆车,再看看你每个月挣的这点儿工资,我真想找块豆腐撞死。
 
  北宋:那在撞死之前,也得啃两口豆腐揩揩油,死得其所。
 
  (6)北宋:安经理,可喜可贺,至少你还知道黄金甲,太让我欣慰了。那你知道谁是春上春树吗?古尔德?杜拉斯?
 
  安安:我知道杜蕾斯,算不算啊?
 
  北宋:素质,要注意素质!……美国独立宣言有一句是这样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于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实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安安:每次和你们这些80后在一起啊,我都感觉很忧伤。你们这些80后啊,就像蜜糖里泡大的一样。每天有大把的时间玩文学、玩情调、玩小资、玩时髦。你说你,现在嘴里蹦的英文单词比中文的还要多,而且我基本上都不懂。好端端的搬出个什么美国独立宣言来给我听,是要深切地让我体会到你我之间的不平等吗?
 
  北宋:完全不是,我是想让你注意其中的一句话:追求幸福。里面说,生命权和自由权都是天生的,惟独这幸福,是要靠自己去追求才能够得来的。这句话非常奇妙,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外国,只有这一种说法,幸福之所以幸福,是因为要靠你去追求。打个比方,如果你追求的日子呢,就是上上网,打打游戏的清闲,而不是杀人放火,抢劫银行的刺激,这就是幸福。你如果在三十岁的时候,寻求三十岁的乐趣,这就是幸福。而现在的问题是,你已经放弃了。你连你丈夫跟第三者到底是怎么回是事儿都没弄清楚,你就宣称,我老了,我被淘汰了。你自己的幸福被你拱手送出了,你明白吗?
 
  安安:小伙子,看不出你无知的外表下还很有内涵嘛。
 
  (6)安娜:我跟你们说,你们谁打谁都不对。不能用暴力。合作不合作另说,但非暴力是准则呀,孩子!
 
  第三十二集:
 
  (1)安娜:花钱能办到的事情,是最不值情分的了。
 
  (2)安娜:从我跟你结婚的那天起呀,我就没打算跟你过一辈子,我老憋着要跑的心,结果到老到老没跑掉。人这一辈子呀,说长长,说短也短,你看孩子们都长大了吧,再过几个月孙子孙女都要落地了。这日子啊,虽然不会按照你预想的轨迹那样往前走,但总有一天会把你送到一个让你满意的地方。
 
  王贵:我跟你的想法不一样。当初,从我娶你的那天,我就开始想,我要跟你牵着手白头偕老啊。我也想到了,你永远都离不开我。也想到了,我的儿女个个都优秀。我早就预料到了,早晚有一天,我会儿孙满堂。这日子呀,只要你相信它会按你预料的轨迹走,早晚有一天,它会按照你的轨迹,把你送到一个美满的地方。
本文标题:王贵与安娜经典台词
本文地址:http://www.52article.com/jingdiantaici/8996.html

王贵与安娜经典台词》 来源网络转载或网友投稿,旨在提供网民阅读参考,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若侵犯您的相关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删除处理。联系方式:2627002861@qq.com
励志名言 | 名人名言 | 人生格言 | 经典语录 | 励志文章 | 励志故事 | 人生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