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王朔的名言、名句》精选 分享到:

关于王朔的名言、名句

发布时间:2014-02-13所属栏目:名人名言
  

· 和你们比起来我们是显得顾虑重重、优柔寡断,这和我们成长的时代的影响有关。我们为个人追求时不像你们那么大胆、一无所有却勇气十足、我认为值就不惜一切;我们考虑问题时更多的是注意到和整个方面的平衡。我们受教育一贯是把个人置于一种渺小的境地。这是我们的悲剧也是我们的习惯,很明白却无能为力。

· 我感激所处的那个年代,在那个年代学生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不必学习那些后来注定要忘掉的无用知识。我很同情现在的学生,他们即便认识到他们是在浪费青春也无计可施。我至今坚持认为人们之所以强迫年轻人读书并以光明的前途诱惑他们仅仅是为了不让他们到街头闹事。

· 谁没年轻过呀,别吹牛B了,靠年轻就能混事儿?年轻最多一无知无畏。这世界不是年轻人创造的,年轻人只是生活的一部分。“80后”是社会底层呢,苦着呢,你到任何地方,有“80后”为王的吗?各部门有他们管事的吗?就在网上吹牛B。

· 我认为批评不分善意批评和恶意批评的,你一定要善意的批评实际上就等于是不让人批评。

· 90年代的大众娱乐,一件感人肺腑的事儿,全国人民都跟着哭;现在电视上动不动就哭,却一件感人肺腑的事儿都没有。

· 金庸小说的浅薄就在于他拿正义代替人性。 —— 王朔名句

· (老舍)文革不来,他活着,也只有开开会,住院,到处给人捧场说好好好颐养天年的分。

· 孔子,搁今天就是一傻逼,“有朋友从外地来,能乐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三个人了准有一个人能教我。”——这不是傻逼吗?搁今天哪个宝贝说这么一顿大实话,谁会给他出书?还当祖宗敬着,招来一堆更傻逼的人认真学习?

· 那些玩情调的女人说起琼瑶都瞥嘴,全改张爱玲了。

· 老作家都没资格谈“人格”二字。

· (文革中)那些说起来近乎纪念碑式的人物都不分先后做了丑恶表演,你高我,我高你,其下作还不如今天监狱里关的那些刑事犯。 —— 王朔语录

· 凡是经过文革活下来的作家都无法伟大。

· 北京人形容假正经有一种说法:捏着半拉装紧。

· “刻薄”在三十年代是上海左翼文人的强项,很出了些语言棍子或曰大师。

· 那些对一本书做出评判的评论家,都象被戴上绿帽的丈夫,别人都比他们早悉奸情,而他们自己还蒙在鼓里。

· 将光辉人物伟大历史时件放到日常生活中——那就真相毕露且妙趣横生了。 —— 王朔语录

· 一个足球迷,一个金庸迷,都跟义和团似的,千万别招他们。

· 我感激所处的那个年代,在那个年代学生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不必学习那些后来注定要忘掉的无用知识。演员们的成名戏是怎么拍的?99%不是睡觉睡出来的。你这孩子不能演戏就不能用,你睡出大天来,你把自己给睡烂咯,都没有用。绝对不比其他行业更黑,都是公开的。

· 张艺谋是第一个买我剧本的人,我过去说他臭大粪其实很不应该,我的做法有愧于他,他对我说实在的是很好的。

· 韩寒老实说作品也不行,整个80后没有立得住的作品,都别吹牛逼了,少年意气写些东西。

· 死一王小波,把人王小波抬出来供出来,你别招人王小波讨厌了。 —— 王朔名言

· 郭敬明,完全一小偷,怎么那么不要脸?他那帮“粉丝”、小偷团伙的。郭敬明说,我又有名又有钱。你有什么钱呀?别不要脸了,写那点东西能挣几个钱呀?那几百万算钱吗?太可笑了。

· 我前些年一直演一个北京流氓王朔,其实我不是。我是一个有美德的人,我内心真的很美,我没有害过人,没有对不起人。我没有欺负过比我弱小的人。

· 余秋雨在文学界真的不入流,写点游记,那叫作家吗?一个小说没写过,你配称作家吗?散文作家,青春作家,我觉得余秋雨已经是一个不青春的青春作家了。还来这一套,席慕容他们早搞过了,比你搞得地道多了

· 《满城尽带黄金甲》我没看。地主才认为金子是最好的,就跟镶了一口大金牙似的,土鳖。国产的SB大片我不看。

· 中央台的春节晚会多次啊!吐了好几年不能再看了。那还不如东北农民过年呢!大红大绿多土啊!他们真的特别可笑,以为大红大绿是中国人。……你看春节晚会一开始,金光闪闪,你看那帮女的都跟姨太太似的。 —— 王朔名言

· 我从小就是一个坏孩子,他们一直骂我,说你丫一个傻逼。我从来没认为我正确过,正确只有一个,大家都在穷其一生在错误中寻找,谁正确过,谁也没正确过。我们都在错误中。我们首先认为我们是错误的,才能校正自己。

· 10年之内,张艺谋是斯皮尔伯格,姜文是库布里克,陈凯歌就不要了,他更像一个作家了。

· 不能寂寞,语不惊人死不休,“我是流氓我怕谁?”

· 在我少年时代,我的感情并不像标有刻度的咳嗽糖浆瓶子那样易于掌握流量,常常对微不足道的小事反应过分,要么无动于衷,要么摧肝裂胆,其缝隙间不容发丝。这也类同于猛兽,只有关在笼子里是安全的可供观赏,一旦放出,顷刻便对一切生命产生威胁。

· 我又羞又急,渐渐萌生出一种难以遏制的愤怒,真想抄起个什么沉重结实的东西扔过去,以惊人的“豁啷”一响和满地粉碎的结果来表达我的感情。当然,同我鼎沸欲喷的情绪恰成鲜明对照的就是我身体的一动不动。 —— 王朔名句

· 本来以为父亲会非难我,孰料他竟意外的态度诚恳,并无疾言厉声,基本属于娓娓动听和循循善诱。他告诫我年轻的时候应该把精力都用到学习上去。要树立远大理想,要有自己人生目标,当然这目标不是别的什么,而是当时惟一的;做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

· 我不认识的人都对抱有殷切期望。似乎他们认定我将来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而这点在当时我自己一点把握也没有。

· 我一点也不感动,不是施教者不真诚抑或是这道理没有说服力,而是无法再感动了。类似的话我从不同渠道听过不下一千遍,我起码有一次到两百次被感动过,这就像一个只会从空箱子往外掏鸭子的魔术师,你不能回回都对他表示惊奇。另外我也不认为过份吹捧和寄予厚望对一个少年有什么好处,这有强迫一个体弱的人挑重担子的嫌疑,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造就一大批野心家和自大狂。

· 他们唱的是那个年代很流行的俄国民歌《三套车》,歌词朴素,曲调忧伤。在月朗星疏、四周的山林飒飒作响的深夜,听来使人陡然动情,不禁叹息,无端有遗珠失璧之慨。我至今有所不解;中苏两国的民族经历是那么相似,为什么两国的民歌传达的精神实质那么不同?我们的民歌总是欢快的,要么就是软绵绵的伤感,偶有悲凉也是乘兴而抒,大概我们的人民个个都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所以如此吧。

· 为什么我还会有难以排遗的寂寞心情和压抑不住的强烈怀念?为什么我会如此激动?如此敏感?如此脆弱? —— 王朔名言

· 我在清澈透明的池底翻滚、爬行,惊恐地挥臂蹬腿,想摸着、踩着什么紧硬结实的东西,可手足所到之处,都是一片温情脉脉的空虚,能感到它们沉甸甸、柔韧的存在,可聚散无形,一把抓去,又眼睁睁地看着它们从指缝中泻出、溜走。

· 只有逢场作戏的人才热衷爱情至上,用空洞的海誓山盟欺骗对方-----没有比这更不正派的了.

· 我发她给你的时候就告你没有,进门什么也甭说就直接脱鞋子上炕,要说就到炕上说,完了事再说.这事不能多说,谁没点伤心史?说来说去说出正义感来你还怎么脱裤子?办的就是龌龊事就忌深沉,你还偏装出上帝的模样,谁好意思和上帝睡觉?

· 我让你当流氓是有道理的.你们手腕比我差.谈估量爱听的理想人生你们行吗?你们侃的出我那境界?咱先把这姑娘的精神深华了,让她觉得物质金钱都是特肮脏特鄙俗的,然后把她抛弃的都捡回来,陋出特伪善的嘴脸,让她觉得特厌恶,自个就颠了,钱也不要了,一辈子特瞧不起咱,再见面也不打招呼.

· 要钱干嘛?用处大了.不知道钱有用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生下来就有钱的,一种是还没尝过钱滋味的.装他们的什么精神贵族!中国有什么贵族?一水的是三十年前放牛娃翻的身,国库封了全TMD得去要饭! —— 王朔名句

· 我压根儿对文学没什么认识,不知道什么是文学,自己想自己写。说实在文学的认识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没有什么标准,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标准。

· 成名以后特别没劲,那是一帮什么人呀?是一帮幸运儿,都没什么真才实学,包括我。

· 草根就没有话语权吗?是沉默大多数吗?不是皇家生下来的都是草根,我这样理解。你怎么理解?

· 我说张艺谋是搞装修的,你不能说装修有问题,什么都需要装修呀。而且刻薄不刻薄,您听着,您不爱听您就不听。这是我对他的看法,我不能对他有看法呀?

· 观众很可爱,观众能吃粗粮。 —— 王朔名句

· 平时大家都装,不装早打出脑浆子来了。社会,就是一帮人在那儿装呢,谁不装,有人找你聊。人类就是装着装着,才进步的啊。

· 人挡着我,我就给人跪下;我不惯着自己。(www.52article.com 名人名言

· 全国一年只放一部电影,大片和大片还互相躲呢。放俩,今年就太热闹了。没什么见识的小报记者就得满世界嚷嚷有擂台。还不如样板戏呢,那还八个呢。

· 本来挺浅一池子水,前两年开始往外冒所谓国产商业大片;所谓美元上了千万的,亚洲一线红人到齐的,吊起来打的,宣传忠孝节义的。遭到狂宣,争挂票房红旗,好像中国人忽然会拍电影了,忽然爱看电影了。

· 张钰你也别过多说她,弱者没人撑腰,她只能来恶。 —— 王朔名句

· 易中天,我以前以为他是个说书的,后来发现他很贫。

· “红学家”是最无聊的一群。

· 王子文爷爷是我的老朋友,他们欺负我朋友的孩子,欺负我们“王”家的孩子,我能不管吗?

· 余华很脆弱。他和我一样,少年得志,现在转型很难,我觉得他的新书写得很好的。

· 那演名人演精英的余秋雨,经常说一半是对的,扯最后又不对了。很多人假装谦卑,实际上控制大量资源,搞绝对权力。天天在那儿招摇撞骗的,往往是知识精英,读过点 书,知道点事,你更应该知道学然后知不足,你怎么会觉得你就成了呢?就成圣人了? 太可笑了吧。张承志怎么就成圣人了?包括作家里的北村……自己完整吗?这些人都是 跪着的人。 —— 王朔名言

· 我只知道80后出过一个小偷叫郭敬明。他的行为算什么?对我们来说算入室盗窃。

· 小说我当然还在写,但暂时谁都不让看,我怕盗版,我怕老了后还要靠国家救济。

· 我明年就写新书,写80后的人。韩寒像我,他不批判能怎么着?还谄媚?

· 我当然不看自己的书,谁自大看自己的作品,写完都写恶心了,还再回头看?

· 最怕粉丝,敌人好办,针锋相对,粉丝盛情难却,叫我怎么写。 —— 王朔语录

· 陈凯歌的影片很“真诚”

· 冯小刚属于工兵型导演

· 徐静蕾的事是“家事”。

· 对于社会广泛关注的“80后”话题,王朔表示不屑,“‘80后’基本是被港台文化洗脑的一代,这帮孙子只知有港台……他们很可笑。我认为‘80后’基本不构成力量,基本是泡沫。他们基本上没有形成战斗力,我们‘五、六、七’一出动就打垮他们。”但王朔同时表示,自己不认为“80后”全是无知的,肯定也有明白人。

· 八十年代这拨孩子的成色不好 —— 王朔名句

· 侯耀文去世与我无关。

· 孩子生下来都是天使,大人把他们教育成“人”。

· 我都学管制了,我怕谁?一半是哲学家,一半是王八蛋。我是管制员,别把我当人看。

· 人欲歧视人,人必歧视他!

· 我只知道80后出过一个小偷叫郭敬明。他的行为算什么?对我们来说算入室盗窃。郭敬明,完全一小偷,怎么那么不要脸?他那帮“粉丝”、小偷团伙的。郭敬明说自己“我又有名又有钱”。你有什么钱呀?别不要脸了,写那点东西能挣几个钱呀?那几百万算钱吗?太可笑了。 —— 王朔名句

· 我前些年一直演一个北京LM王朔,其实我不是。我是一个有美德的人,我内心真的很美,我没有害过人,没有对不起人。我没有欺负过比我弱小的人。

· 余秋雨在文学界真的不入流,写点游记,那叫作家吗?一本小说没写过,你配称作家吗?散文作家,青春作家,我觉得余秋雨已经是一个不青春的青春作家了。还来这一套,席慕容他们早搞过了,比你搞得地道多了。

· 我女性朋友太多了!过几天我就准备让安妮宝贝到我家住

· 大家喜欢刘慧芳那样的人物,吃多大的苦都得自己扛着,多虚伪的价值观,我不伺候了!

· 孙子才文人呢! —— 王朔语录

· 老舍,像他同时代的大多数作家一样,只当了半辈子好作家。

· 说金庸)总体印象,情节重复,行文啰嗦,永远是见面就打架,一句话说清楚的偏不说清楚,而且谁也干不掉谁,一到要出人命的候,就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档横儿的,全部人物都有一些胡乱深仇大恨,整个故事就是靠这个推动着。过去我是相信群众的,认为群众的眼睛即便说不上雪亮,也是睁着的,在金庸这件事上我栽了跟头,看来大家说好,也不见得真好。 有时大家真能同心协力一齐编个弥天大谎。

· 我觉得他(张艺谋)风风火火的,从1988年到现在,都20年了,可以歇会儿了,世界你也跑遍了,虚荣你也尝尽了,可以荫庇后人了,你60的人,跟20的人怎么争啊?他怕这个声望下去,而且他是一个陕西人,很倔,你越说我不好,我越做给你看

· “红学家”是最无聊的一群,怎么能让红学家来改这些东西?把曹雪芹的真事都安贾宝 玉头上,哪有这么干的?太可笑了。”

· 那演名人演精英的余秋雨,经常说一半是对的,扯最后又不对了。很多人假装谦卑, 实际上控制大量资源,搞绝对权力。天天在那儿招摇撞骗的,往往是知识精英,读过点书,知道点事,你更应该知道学然后知不足,你怎么会觉得你就成了呢?就成圣人了? 太可笑了吧。张承志怎么就成圣人了?包括作家里的北村……自己完整吗?这些人都是 跪着的人。” —— 王朔名句

· 成名以后特别没劲,那是一帮什么人呀?是一帮幸运儿,都没什么真才实学,包括我。·草根就没有话语权吗?是沉默大多数吗?不是皇家生下来的都是草根,我这样理解。

· 我坚持我自己的观点:没一个好东西,怎么想别人也不过分。所有自夸的、自以为正确的,在外招摇的,都是暗中夹带自己私利的,必须有人出来给他们添点恶心,别让他们觉得有一手遮天的好事,占多大便宜现多大眼,这不是洒狗血,是行使自然规律。

· 应该立法,取消所有公众人物的名誉权、隐私权,成一种共识:公众人物,即是供公众嚼舌头的人物。这样,就剩下无耻之徒了,起码可以少一些爱得了便宜卖乖的假正经。

· 不是我要蹂躏你,这话儿不说我心里不爽!

· 这哥们儿写东西也不过脑子了!一个那么大岁数的人,混了一辈子,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莫非写武侠就可以这么乱来?”“都说张艺谋的电影歪曲了中国人的形象,我看真正子虚乌有的是金庸,会些拳脚,有意见就把人往死里打,这不是热血男儿,也与浩然正气无关,这是野生动物。”“这些年来,四大天王,成龙电影,琼瑶电视剧和金庸小说,可说是四大俗。 —— 王朔名句

· 张艺谋是该灭了,所有人都觉得他是臭大粪,这话现在都在小声说,就差大声说了。要不灭,影响极为恶劣,现在只等待着一个契机。”还特别指出《我的父亲母亲》“极度虚假,假装单纯

· 余秋雨、赵忠祥这样先红后紫的,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成为焦点人物。”王朔总结说道:“公众人物就像公共汽车一样,大家都想上去搭一程。不让搭不成,拒载的后果更不堪设想。每年的文化事业里都要开进这么几辆大公共汽车,大家就都有车搭有饭吃了。而媒体就是卖票的、揽客的、‘管儿局’的。”还是奉劝他们要“了解交通状况,要想出人头地就要当公共汽车让人搭

· “(这是)我个人的隐私,涉及到别人我不愿意说,我个人无事不可和人说的。吸毒嘛,我告诉你我吸过,我当卫生员的时候就接触了这个……”“我认为那是恶习,这个东西叫滥用精神类的药品,是麻醉品。但我躺在地上时,你们谁关心过我?”

· “打架,打群架。我打了人家,打得很不光明正大,因为一大堆人打人家6个人,而(我们)二、三十人吧。我是一个浑身恶习的人,我不感到自豪,我不光荣,我受过公安机关处理,我小时候进过公安局……我也嫖过娼,接触过性工作者,都是最好的人,都比小知识分子要好,内心要干净得多、善良得多……

· “青少年不太懂事,不要误导他们。我是坏事干绝了的人,但是我现在要走向一个高尚的人。我未必一下做到,但是我会努力做到,我希望最后成为一个正面的形象。” —— 王朔名言

· “舒乙(老舍之子、前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是鲁迅说的典型的空头文学家,没有本事仗着他老子。”

· 金庸那时候老了,想把自己立为宗师,要进中国文学殿堂

· 王彬彬(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为了城市户口和就业,博士毕业又去拉关系,混进南京军区,这是对人民军队的玷污,我觉得非常卑鄙。

· 所有人都不是好人,我是人,所以我只能不是好人有的时候我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这样阴暗,把别人的事儿一律往坏处想。穷人出本书认定这人不甘寂寞,不守本分;名人说两句闲话就认定这人是装孙子,没话找话;媒体报道某人某事就说是炒作;导演拍部片子,卖钱了是SB。说来说去,就晃相信这人目的就是他正在干的这件事,一定要去打探、猜他后面的真正动机。其实自己想象力也很有限,猜来猜去,无非是“名利”二字,某人想钱想疯了。某人想出名想疯了,得出这个结论,自己也踏实了,觉得把人家看穿了,进而把纷纭世相也看破了,如同小孩子问人吃的饭都到哪里去了,一定要追到厕所,追粪坑,欣开粪墁盖子看到鸭鱼肉化作一池粪便,才算满足了求知欲。 ”

· 韩寒老实说作品也不行,整个80后没有立得住的作品,都别吹NB了,不过少年意气写些东西而已。。“80后”整个历史翻篇儿,他们不知道的事儿多了。“80后”基本是被港台文化洗脑的一代,这帮孙子只知有港台。我认为“80后”基本不构成力量,基本是泡沫。他们基本上没有形成战斗力,我们“五、六、七”一出动就打垮他们。现在是一个进步,大狗小狗一起叫,但您还是小狗。年轻算屁呀,谁没年轻过?你老过吗?真是的。谁没年轻过呀,别吹牛B了,靠年轻就能混事儿?年轻最多一无知无畏。这世界不是年轻人创造的,年轻人只是生活的一部分。“80后”是社会底层呢,苦着呢,你到任何地方,有“80后”为王的吗?各部门有他们管事的吗?就在网上吹牛B。 —— 王朔名句

· 双人舞是一种性爱的仪式。

· 我没病,我严重没病。

本文标题:关于王朔的名言、名句
本文地址:http://www.52article.com/mingrenmingyan/1285.html

关于王朔的名言、名句》 来源网络转载或网友投稿,旨在提供网民阅读参考,出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若侵犯您的相关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删除处理。联系方式:2627002861@qq.com
励志名言 | 名人名言 | 人生格言 | 经典语录 | 励志文章 | 励志故事 | 人生感悟